快捷搜索:

吃鸡官方赛事将近游戏变现盛宴来了

  

吃鸡官方赛事将近游戏变现盛宴来了

  “平台签约俱乐部其实很便宜。国内更多的俱乐部都不出名,平台只需要付一两万元就能签约一支俱乐部。”业内观察者郭伟凌说,“但对于很多俱乐部而言,每年的收入或许就这笔钱,一旦花完,就只能自己贴补。”

  6月初,国金证券发布对腾讯控股的研报,其中提及《和平精英》目前的DAU稳定在4000万-6000万,日均流水稳定在2000万-3000万元,是腾讯除了《王者荣耀》之外最热门的手游,但是收入体量难以对公司业绩构成足够的支撑。而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和平精英上线小时内,中国玩家在App Store上氪金超过1400万美元,平均每天超过470万美元。

  官方数据显示,腾讯游戏营收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287亿元跌至第四季度的241亿元,同比增速从26%降至-1%。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在2018年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解释称,游戏版号暂停审批,使得包括受欢迎的“吃鸡”游戏在内的游戏无法变现。

  阿梁曾率队参与过一家手机销售商所举办的比赛,这个被对方号称有100支队伍参与的比赛,最终只有寥寥10余支战队,其中不乏临时拼凑的草根战队。“当时在比赛时发现对手公然使用外挂。”气愤的阿梁找到主办方要求处理,但主办方却告诉他,“本来队伍就不多,再开除队伍就没人了。”

  2018年3月,PUBGMobile开始出海之路,并于4月中旬在其国际版本开启游戏内购。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该游戏仅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达到1.49亿美元收入。

  “和队员们聊了下,都不是特别喜欢这款游戏。”大华告诉记者,“加上太多俱乐部都盯着和平精英赛事,还不如转攻海外电竞赛事。”

  除了网易等传统游戏厂商外,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也曾先后举办过赛事。“甚至还有些商城、购物中心开业或者店庆时都会组建赛事,利用比赛吸引人气。”

  “如果你没有成绩就没有名气,自然也就没有收入。”老雷为记者算了笔账:通常选手的薪酬在5000元,以俱乐部5名选手计算的线万元。再加上俱乐部运营费用、给选手租的宿舍、餐饮等费用,一年成本需要在50万至80万元。

  事实上,自“吃鸡大战”开始时起,尽管腾讯旗下的刺激战场热度胜于网易旗下的荒野行动,然而手握版号的荒野行动的商业变现能力却远远领先。

  巨大的流量让吃鸡成为继王者荣耀后的另一爆款游戏,而无法变现的情况也影响着腾讯游戏的营收。

  “平台直播收入对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极为重要。”国内资深电竞从业者仇跃向记者分析,“即使是大俱乐部,直播收入在绝地求生这个项目上也会占到该项目整体收入50%-70%的份额,而对于小俱乐部而言,很可能是俱乐部仅有的收入。”

  “平台举办赛事的总奖金通常也就10万-20万之间,冠军能分到几万元。”来自北京一家吃鸡战队的负责人阿怪解释称,“但由于水平原因,冠军奖金就别想了,能分到几千元就算不错了。”

  但这些赛事多数不正规,“很多都是过把瘾就死。甚至如果没得到预期效果的话,比赛很可能在中途就草草结束。”阿梁说。

  和兴奋的张丹不同,同样经营着吃鸡战队的阿怪(化名)有些无奈。在阿怪看来,这些措施更多只是针对知名俱乐部。对于国内上百家草根战队而言,似乎仍然看不到未来。“大俱乐部依托措施能迅猛发展,但小战队仍然处于打不了比赛、没有曝光度,以及没任何收益的三无阶段。”

  一天前,“和平精英-电竞发展计划”正式启动,将建立包括全球总决赛、职业联赛、城市公开赛、大众化赛事、全场景赛事在内的细分赛事体系,并提出将打造联盟,多项措施帮助俱乐部造血等。

  “在整个体育产业中,无论传统项目还是电竞赛事,要想将市场做大,势必需要联合俱乐部们打造联盟。”郭伟凌分析称,“传统赛事的NBA篮球、电竞赛事中的英雄联盟、王者荣耀都有一个包括注册、转会和监督等诸多管理环节的职业联赛体系。”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多家俱乐部宣布解散。”阿怪向记者表示,“很多人都坚持不下去了。每隔段时间就能看到有俱乐部宣告解散。俱乐部之间有个吃鸡管理群,经常看到卖选手套现走人的消息。”

  事实上,早在腾讯推出官方赛事前,第三方直播平台虎牙就已推出为期半个月的“精英挑战赛”,以旗下主播搭配职业选手、资深玩家的组合进行比赛。

  山鸡此时才发现,原来是平台希望借打造赛事来推广主播人气。“这直接导致赛事水准下滑。选手无法发挥正常水平,粉丝看到选手搭配主播,也可能出现走穴赚钱的反感,甚至不排除平台和选手都会掉粉的可能性。”山鸡认为,“没有巨头对行业进行规范化,任由市场充斥混乱的赛事,对吃鸡赛事的品牌只能造成伤害性打击。”

  胡林(化名)效力于四川一家电竞战队,让他不时感到担心的是,尽管游戏即将推出联赛,但对游戏质疑的玩家是否能够买账?

  “其实腾讯打造赛事的传闻早已有风声。”6月22日,游戏圈内资深投资者大大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或许早在和平精英上线的那一刻,腾讯就已经在计划了。”

  2018年,老雷看中吃鸡市场的火热,投下100万元打造了战队。但官方赛事迟迟不见踪影,队员的耐心在等待中被耗尽。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队员们纷纷向老雷提出辞职。如今,他的战队从最初的11个人走得只剩下4个人。

  2019年5月,和平精英宣告上线,这意味着腾讯旗下“吃鸡”游戏在延宕超一年后,开启变现之路。

  “现在有很多玩家开始转向绝地求生国际服。”6月21日,在四川开设一家吃鸡陪玩工作室的刘伟向记者表示,“从工作室每天接单的情况看,现在网易荒野行动,以及绝地求生国际服的单子比和平精英要多出不少。”

  除了中小战队有担忧,和平精英上线初期,由于其游戏画面以及部分设定的修改,曾遭到部分玩家质疑。据多家业内媒体报道称,玩家纷纷诟病游戏修改过度,失去了吃鸡的快感。

  老雷的战队从成立时起,由于没有任何成绩,在迟迟找不到投资人注资的情况下,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业内多家俱乐部负责人看重的是赛事联盟。一位现场参与会议的战队负责人告诉记者,现阶段相对思考如何商业突破,更关心联盟体系。

  “但这些前提都是明星战队,对于我们此类草根队伍而言,如何盈利仍然存在巨大问题。”阿怪说。

  “此前的市场看似繁盛,实则混乱。”6月21日,来自重庆的电竞俱乐部领队阿梁向记者表示。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18年期间网易荒野行动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合计吸金4.65亿美元。而据业内媒体报道,受版号限制,刺激战场在国内市场只能通过赛事授权、资源置换等方式来获取一定利润。

  阿梁称,之前俱乐部随时都会收到类似平台的比赛邀请。他曾带领战队在一个月内参加过2、3个比赛,每次赛事的主办方各不相同。“最喜欢的肯定是网易举办的荒野行动赛事。毕竟也是游戏巨头,相对其他平台更加靠谱。”阿梁表示。

  不仅变现落后于老对手,就连腾讯自身游戏PUBGMobile在盈利变现方面都远胜于刺激战场。

  此前由于刺激战场一直未能拿到版号,导致游戏无法像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般,由腾讯牵头打造官方职业赛事。然而市场的火爆被多家第三方游戏从业者看在眼里。市场中涌现出数十个由直播平台、硬件厂商等公司推出的吃鸡比赛。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官方赛事了。再不开始线日,四川YSY和平精英战队负责人老雷称。

  “这些第三方组建的比赛为行业带来热度的维持,但由于赛事举办方能力的参差不齐,也导致市场的混乱。”6月20日,情久俱乐部和平精英战队主教练山鸡向记者表示,有些平台由于缺乏赛事举办能力和经验,往往容易出现赛制混乱、主办方安排不到位等问题,导致外界产生业余的感觉。

  “但可以预知的是,未来的赛事将越来越正规,也将越来越多。”山鸡分析称,“以前没有官方举办的赛事,第三方平台举办的话,即使每个月一场也会担心持续性等问题,而如今腾讯打造赛事的话,必然会类似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赛事,打造各种细分赛事体系。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意味着曝光率会逐渐增多,未来成功的机会也会加大。”

  “终于拿到版号的腾讯势必会加速游戏的发展。”大大白说,“而举办赛事无疑是最好的方案。”

  据了解,国内电竞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来自赞助商费用、电商平台等商业收入,以及俱乐部和直播平台所签约的直播收入两方面。但通常只有OMG、4AM等知名俱乐部才会得到各大赞助商的青睐,这使得众多中小俱乐部纷纷将收入来源盯上了直播平台的签约费。

  大大白说,“其实腾讯也做过后续的调整,新改版的游戏并不影响观战性和精彩性。”

  “没成绩、没名气、没收入”,仇跃如此定义圈子中近90%的俱乐部。“光参加比赛还不行,必须得持续获得成绩才能提升名气进而吸引品牌商赞助。但圈内仅有10%的战队能打出来,其余90%的俱乐部很难从行业内获得收入。”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同这一说法。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多招几个水平高点的选手,早点打出水准来。”6月21日,老雷不断向俱乐部领队和教练安排着任务。

  平台也并不一定总是以现金方式进行奖赏。“有的平台会直接给现金,但更多是以为战队在平台上宣传的费用,来抵充奖金。”此前阿怪曾率队参加过一次由国内某知名平台所举办的赛事,尽管最终获得不错的名次,也有8000元的奖金,但对方要求战队必须在平台做一定时间的直播,“告诉我说,奖金将会在直播时以礼物的方式进行发放。”但阿怪的战队此前已签约了另外一家直播平台,如果再在该平台直播的话,将涉及违约风险,“最后只能不要钱了,就当免费打了次比赛,也算是给战队露了个脸。”

  “此前受机构改革、版号暂停发放的影响,众多游戏公司迟迟拿不到版号。”大大白分析称,“没法变现的游戏不仅消耗着巨大的带宽、运营等成本,更可能分流包括王者荣耀在内的其他游戏市场和用户。甚至还会逐渐破坏用户的付费习惯。”

  “继王者荣耀后,和平精英势必将成为另一个爆款。”一位游戏圈人士向记者分析。

  和老雷有同样遭遇的还有来自贵州的王可(化名)。和老雷不同的是,1个月前他已经解散了战队。“战队都解散了,现在有官方赛事也没太大意义了。”王可说。

  记者了解到,不少平台由于各个部门的协调问题,还经常出现不支付奖金的情况。一家俱乐部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此前参加国内一家直播平台所举办的吃鸡赛事,尽管获得一定名次,但比赛已经结束几个月,奖金至今没发下来。

  “腾讯通常要求各家俱乐部将公司主体、运营资质以及选手合同进行上传,以进行统一管理。”山鸡告诉记者,“联盟的核心环节在于工资帽和转会。”

  2018年底,国内一家知名直播平台举办了一场比赛。但当包括情久在内的所有队伍抵达现场时,才知晓主办方要求每支战队只能派出2名队员,而另外2个队员则是由平台指定旗下的主播参赛。

  “终于拿到版号的腾讯不会仅满足目前的形势,势必会加速游戏的发展。而举办赛事无疑是最好的方案。”国内电竞行业投资者大大白说。

  “未来联赛如何将玩家的热情重新拉回游戏中,这是赛事主办方最急需考虑的。”6月22日,资深业内观察者郭伟凌说。

  多位玩家曾向记者表示,和此前对绝地求生无比迷恋不同,并不太看好和平精英。

  和胡林同样焦虑的还有经营着湖南一家电竞战队的大华。半个月前,大华决定将战队方向转往网易荒野行动项目,他甚至计划着进军日本市场。

  “我们借鉴了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赛事联盟,希望能为和平精英俱乐部打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腾讯互动娱乐光子市场中心总监廖侃说。

  “赛事快了,吃鸡的春天来了!”6月21日,在国内经营着一支吃鸡战队的张丹(化名)在朋友圈发出消息。

  据移动数据和分析机构App Annie发布的2019年5月全球游戏收入榜显示,《王者荣耀》在IOS中国收入榜和全球收入榜均位列第一,上线个月的和平精英则均位列第三。

  不少电竞俱乐部都将收入来源盯在了直播平台上。除了和直播平台签约外,还随时参加平台所举办的赛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