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5000万换全国十强 索福瑞发声明指招摇撞骗

  

5000万换全国十强 索福瑞发声明指招摇撞骗

  “一天如果付1.6万,收视率保证上1,我每年只用投入5000万就可以做到全国前十强。”按照这种算法,王建锋完全不用做任何推广,就可以得到广告商青睐的收视数据,据他透露,该公司向他承诺可以免费为《热播剧场》提高两天收视率,“果不其然,那边选的两天的收视率确实提高了,《热播剧场》平时在乌鲁木齐的收视率就0.4%左右,他们竟然做到1.14%”。

  早在几年前,就有媒体发觉收视率有造假的嫌疑。2010年,《人民日报》刊登了《电视收视率发现造假行为》的报道,首次揭露收视率样本户正被个别地方卫视“收买”的事实。个别电视台涉嫌行贿样本,通过给收视样本送现金或者小礼品的方式,“引导”样本专注收看某一频道,导致收视样本被污染,几乎是业内皆知的“秘密”。随后在当年7月,《人民日报》连续4次发文,直指收视率造假问题。

  今年上半年,湖南卫视收视严重下滑,最低谷时排在第18位,当时就有不少人质疑收视率受人操纵,目的就是为了打击芒果台多年第一的江湖地位。而《天天向上》的金牌制片人张一蓓更公开质疑,“是有卫视用非法的手段在操纵收视率”。

  一条由“深喉”曝出的收视率造假微博,连日来成为电视圈头号线万,就能轻易将收视率做到全国前十——当“万恶的收视率”能够明码标价成为商品之后,这个早已备受诟病的数据的真实性,愈发引人质疑,更引发崔永元等业内人士发出 “司法介入”的呼声。

  然而,索福瑞这番声明,能否停息公众对收视率的质疑,尚存疑问。对此,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徐帆博士指出,央视索福瑞的“垄断”地位,只是收视率产生问题的一部分原因,收视率背后真正的“原罪”,在于各方面对收视率的渴求,“一些地方的广告代理公司、传播机构,他们真的会去渗透样本户,他们会跟踪去铺样本户的执行人员,第二天直接抱着一台大液晶到对方家里,和他换收视仪,这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徐帆表示,这样的渗透事件,索福瑞是很难监管得到的,但由于各家卫视、广告商对收视率的盲目崇拜,就有人干着污染收视率的事情。

  8月1日晚,《大祠堂》出品人王建锋的一条微博让“收视率”成为众矢之的。他曝出,由他出品的电视剧《大祠堂》自播出开始,就不断有电视研究机构要与他们合作,以推广费换取收视率,而且会免费让你看到只要交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至少全国收视率前10强的数据。“为什么我们还要把这样肮脏的数据作为标准呢?”义愤填膺的王建锋甚至提供了那家提出交易的电视研究机构提供的合作合同,合同上明确写明:“达到0.8,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3000元/集;如达到1.0%,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4000元;达到1.4%及1.4%以上,每集剧的推广费用封顶为7000元。”

  在“收视率造假”连日成为各大媒体头条之时,索福瑞坐不住了。昨天,该机构发出律师声明,暗指王建锋曝出的造假事件是有公司借机招摇撞骗,声明中说,“本公司作为第三方数据提供商,始终致力于向全社会提供客观、公正的数据产品。对于社会上发生的与本公司收视率有关的招摇撞骗及任何可能干扰数据生产的违法犯罪行为,本公司都会依法、坚决、严肃处理,绝不纵容姑息!”

  近日,主持人崔永元抛出言论,呼吁像足球界打击假球一样,由司法介入来制约收视率黑洞,“当事人王建锋讲述收视率可以花钱买高的黑幕,希望司法介入。早该介入了!”

  收视率为何屡屡遭受质疑?事实上,由于目前的收视率数据几乎全部由央视索福瑞一家公司提供,因此“垄断”成为头号元凶,而不透明、不公开,更成为收视率被诟病的“帮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